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20008|回復: 337

[原创] 《益陽兔子山七號井西漢簡牘》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4-2-2 21: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懷疑 ②108+109 可以綴合,如下:
②108 109.jpg


懷疑 ②69+③154+②98+111 可以綴合,如下:

②69+③154+②98+111

②69+③154+②98+111

 樓主| 發表於 2024-2-2 21:56 | 顯示全部樓層
謝明宏先生曾綴合 ②12+①19,可從,疑可補綴①4,②12+①19+①4,如下圖: ②12正 ①19正 ①4.jpg
 樓主| 發表於 2024-2-3 10:22 | 顯示全部樓層
在處理③92號簡時整理者出現紕漏,在下圖圈處(A)忘記放置紅外圖版,如下:
92.jpg

通過紅外及彩色圖版對比十分明顯,紅外圖版缺乏了A圖版。A圖版似乎是與上面的圖版斷裂開了,不知是一簡斷裂爲二,還是整理者綴合在此。

 樓主| 發表於 2024-2-3 11:23 | 顯示全部樓層
懷疑③124+②25可以綴合,如下圖:
③124 ②25.jpg
發表於 2024-2-3 12:47 | 顯示全部樓層
⑥39+⑥28+⑦807+⑦813四简可以缀合,简面横向划线可以密接,文字皆横向书写。⑦807与⑦813,整理者认为可以遥缀,经我们缀合,两简不能遥缀,而应该左右缀合并接在⑥39+⑥28的下部。 IMG_4040 2.jpg

 樓主| 發表於 2024-2-3 16:15 | 顯示全部樓層
整理者所綴③155+③49有疑,一是兩簡書風差異明顯,③155字偏小、間距較小,而③49字偏大,字間距也偏大;二是碴口處文字復原存在問題,③155末尾字可能是“乙”,而③49簡首則是“辛”;三是簡牘形製不合,兩簡寬度存在不一致的情況,且③155紋路細密,而③49紋路較爲粗疏,紋路不能貫通;四是文意存在不對應,“某月某朔”一般是出現在簡首而非綴合後的簡未。綜合四點,懷疑整理者所綴③155+③49有誤。對比如下圖:
③155 ③49.jpg

發表於 2024-2-3 17:36 | 顯示全部樓層
⑤贰186正与整理者缀合的⑤贰178+⑤贰185可以缀合,茬口竖向纹路疏密度一致。
IMG_4063.jpg
 樓主| 發表於 2024-2-3 19: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aoleilishi 於 2024-2-3 20:32 編輯

②3號簡整理者釋文作:
〼三年六八月[庚] 〼
按:整理者所釋“六”字衍,當刪除。依據整理者交代,兔子山7號井簡牘時間在漢高祖十一年(前196年)至漢景帝前元五年(前152年)之間。 查核相關學界研究結果,高後三年八月是庚辰朔,吻合②3號簡。


③198號簡整理者釋文作:
□□更路〼
按:“更”上一字當“不”字。



 樓主| 發表於 2024-2-3 21: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aoleilishi 於 2024-2-3 21:56 編輯

31頁,在處理③239號簡彩色圖版時,整理者出現失誤,把③238圖版又排了一次,導致誤置作③239,由此③238、③239彩色圖版完全相同。我們對比233頁的紅外圖版則沒有這種錯誤,如下:
微信截图_20240203215254.jpg
通過對比圖可以明顯發現這種誤排錯誤,導致目前缺乏準確的③239彩色圖版。


 樓主| 發表於 2024-2-4 09:14 | 顯示全部樓層
④5號簡整理者釋文作:
三年九月己卯朔辛巳益陽丞啟敢
言之府書曰令史敢  ④5
按:依據整理者研究,“西漢初年吳姓長沙國採用漢朝廷紀年”,[1]“漢高祖十一年(前196年),是簡牘中出現的最早的年份……景帝前元五年(前152年),是紀年簡中最晚的年份。”[2]查核相關學界研究結果,[3]符合九月己卯朔的只有惠帝五年(前190年),但這與簡文“三年九月己卯朔”不合。
我們換種思路考察,在走馬樓西漢簡以及烏程漢簡中均有諸侯王紀年存在,[4]長沙國自然也存在使用長沙王紀年的可能。依據學者考證,此時長沙王是第三代王吳回,他是惠帝二年(前193年)立,[5]惠帝五年恰好是長沙王吳回紀年的“三年”。據此,我們認爲④5號簡中的“三年九月己卯朔”是長沙王吳回的紀年。吳姓長沙國與其他諸侯國一樣也是採用了兩套紀年,一是中央皇帝紀年,二是地方諸侯王紀年,紀年方面是“帝王並行”的一種局面。對兔子山7號井簡牘紀年簡也要作全面的考察,不能局限於皇帝紀年,要全面考慮諸侯王紀年的可能性,整理者“西漢初年吳姓長沙國採用漢朝廷紀年”的説法,當存疑。



[1]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益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國人民大學歷史系編著:《益陽兔子山七號井西漢簡牘》,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23年,前言,第2頁。

[2]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益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國人民大學歷史系編著:《益陽兔子山七號井西漢簡牘》,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23年,《湖南益陽兔子山遺址七號井發掘報告》,第408頁。

[3]饒尚寬編著:《春秋戰國秦漢朔閏表:公元前722年-公元220年》,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年,第142頁;張培瑜:《根據新出曆日簡牘試論秦和漢初的曆法》,《中原文物》2007年第5期,第74頁;李忠林:《秦至漢初曆法研究》,北京:中華書局,2016年,第223頁。

[4] 马代忠:《长沙走马楼西汉简〈都乡七年垦田租簿〉初步考察》,《出土文献研究》2013年第12辑,第214頁;李洪財:《從走馬樓西漢簡歧異干支談漢初曆法混用問題》,《社會科學戰線》2022年第4期,第125頁;姚磊:《讀〈烏程漢簡〉札記(二)》,簡帛網2022年10月28日,http://www.bsm.org.cn/?hanjian/8825.html

[5] 伍新福主編:《湖南通史》古代卷,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190;何旭紅:《漢代長沙國考古發現與研究》,長沙:嶽麓書社,2013年,第3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5-21 11:27 , Processed in 0.04133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