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yaoleilishi

[原创] 《益陽兔子山七號井西漢簡牘》初讀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4-2-7 11:06 | 顯示全部樓層
31.jpg
 樓主| 發表於 2024-2-7 11:23 | 顯示全部樓層
32.jpg
 樓主| 發表於 2024-2-7 11:42 | 顯示全部樓層
33.jpg
 樓主| 發表於 2024-2-7 16:02 | 顯示全部樓層
⑤壹43號簡整理者釋文作:
三年[十]二月[乙]未朔辛〼
□曰或詣黥顏頯〼
[爵]里名□□□□□□〼
□□□□〼  ⑤壹43
按:查核學界曆法研究結果, 符合三年+十二月+乙未朔的有惠帝三年十二月(前192年)以及漢文帝後元三年十二月(前161年),尚難確定具體所指。另有④122號簡,釋文作:
三年十月〼
或詣黥顏〼  ④122
④122簡文與⑤壹43有關聯,時間可能是相同的。
 樓主| 發表於 2024-2-7 16:34 | 顯示全部樓層
懷疑⑤壹43與⑤壹95可以遙綴,如下圖:
⑤壹43 ⑤壹95.jpg
 樓主| 發表於 2024-2-7 16: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aoleilishi 於 2024-2-7 20:23 編輯

整理者認為:“綜合簡文可知,益陽下轄四鄉:都鄉、上資鄉、下資鄉、潙陵鄉(或省寫爲潙鄉),鄉設嗇夫。都鄉是縣城周邊區域,上資、下資因資水而得名,潙陵因潙山而得名。諸鄉之下設有亭,有潙亭、蒹亭等;鄉下設里,有成里、黃里(屬潙陵)、莊里等里名。”[1]整理者的“四鄉”數額,是依據③54號簡記載,但是③54號簡殘缺不全,有其他的可能性發生,簡文如下:
〼四鄉少內〼
〼□官府[行]〼  ③54
“四鄉”是否指示的是益陽?嚴格的說存在疑問。此外,在這種殘斷情況下,“四”與“鄉”是否連讀,也可以討論,因為從常見辭例看,表述某物某事的數額時,一般是採取“某+數字”的格式,如“鄉四”可能是表示有四個鄉,故“四鄉”所指是可以深入研究的。再比如南鄉(⑤壹396)、陽馬鄉(⑥6)也不知道是否屬於益陽。
嚴謹的說益陽到底幾個鄉?具體都有哪些?實際上還難以說的死。都鄉問題不大,因為有簡文直說益陽都鄉(④29),上資鄉、下資鄉、潙陵鄉的可能性也很高。今查詢“中國•國家地名信息庫”以及地圖信息,[2]在簡牘出土的湖南省益陽市目前還有“下資村”“下資口”等地名,國家地名信息庫記載“此地在資江下游入洞庭湖之口子,故名下資口。”很有關聯思考的價值。如果現在的下資村是從簡文“下資鄉”發展演變而來,那麼此地的地名價值就很高了,綿延2000多年之久。即使不是從“下資鄉”發展演變而來,當地的歷史文化看來也是傳承了,在同樣的地理情況下,即使時代變遷,也有約定俗成的起名方法,而且延續下來,十分有意義。


[1]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益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國人民大學歷史系編著:《益陽兔子山七號井西漢簡牘》,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23年,前言,第3頁。

[2] 民政部區劃地名司主辦,中國·國家地名信息庫,網址:https://dmfw.mca.gov.cn/


 樓主| 發表於 2024-2-7 21:00 | 顯示全部樓層
36.jpg
⑤壹6與⑤壹44.jpg
 樓主| 發表於 2024-2-7 21: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aoleilishi 於 2024-2-7 22:32 編輯

謝明宏先生曾綴合⑤壹77與⑤壹55兩簡,釋文作:[1]
二年月辛酉朔庚辰倉□〼 ⑤壹77+⑤壹55
他的綴合可從,然釋文“七”尚有思考的餘地。漢簡中“七”“十”很難區分,整理者可能也是無法辨別,故對⑤壹77號簡的具體月份沒有隸定。
查核學界曆法研究結果,[2]符合二年+辛酉朔的有高後二年十月(前186年)以及景帝二年十月(前155年),雖然具體年份無法確指,但是月份是十月則可以確定。釋文可作:
二年十月辛酉朔庚辰倉□〼  ⑤壹77+55
至於謝明宏先生所引用《春秋戰國秦漢朔閏表》“西漢前期的七月辛酉朔當惠帝三年”的觀點,[3]恐有誤。張培瑜、李忠林兩位先生已糾正惠帝三年七月作“壬戌”,[4]而不是“辛酉”,故不再展開。謝明宏先生説“吴氏長沙國哀王吴回在位七年,時間從惠帝二年延至吕后元年。而惠帝三年恰是長沙哀王吴回二年,故此簡實際使用的是諸侯王紀年。”[5]長沙王吳回是惠帝二年(前193年)立,一般年號計算從即位第二年算起,吳回紀年元年當是惠帝三年,吳回“二年”當是惠帝四年(191年),而惠帝四年全年也沒有“辛酉朔”。[6]綜上,⑤壹77+55採用的還是中央紀年,而非諸侯王紀年。


[1] 謝明宏:《〈益陽兔子山七號井西漢簡牘〉綴合(五)》,簡帛網2024年2月7日,http://www.bsm.org.cn/?hanjian/9362.html

[2]張培瑜:《根據新出曆日簡牘試論秦和漢初的曆法》,《中原文物》2007年第5期,第74-75頁;李忠林:《秦至漢初曆法研究》,北京:中華書局,2016年,第225、244頁。

[3] 謝明宏:《〈益陽兔子山七號井西漢簡牘〉綴合(五)》,簡帛網2024年2月7日,http://www.bsm.org.cn/?hanjian/9362.html

[4] 張培瑜:《根據新出曆日簡牘試論秦和漢初的曆法》,《中原文物》2007年第5期,第74頁;李忠林:《秦至漢初曆法研究》,北京:中華書局,2016年,第222頁。

[5] 謝明宏:《〈益陽兔子山七號井西漢簡牘〉綴合(五)》,簡帛網2024年2月7日,http://www.bsm.org.cn/?hanjian/9362.html

[6] 饒尚寬編著:《春秋戰國秦漢朔閏表:公元前722年-公元220年》,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年,第141頁;張培瑜:《根據新出曆日簡牘試論秦和漢初的曆法》,《中原文物》2007年第5期,第74頁;李忠林:《秦至漢初曆法研究》,北京:中華書局,2016年,第222頁。






 樓主| 發表於 2024-2-8 09:28 | 顯示全部樓層
疑⑤壹48與⑤壹62 可以遙綴,如下圖:

⑤壹48 ⑤壹62.jpg
 樓主| 發表於 2024-2-8 11:16 | 顯示全部樓層
⑤壹94號簡整理者釋文作:
□里□□〼  ⑤壹94
按:圖版殘缺不全,從現存字形看很可能是“□里戶人簪褭”,相鄰簡牘有辭例可爲佐證,如下:
□里戶人簪褭〼  ⑤壹69
□里戶人簪褭〼  ⑤壹89
據此,推測釋文作:
□里戶人簪褭〼  ⑤壹94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6-23 03:10 , Processed in 0.0370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