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民”問題補論
作者:蘇俊林  發布時間:2014-04-09
(湖南大學嶽麓書院)
(首發)

  走馬樓吳簡中的“還民”、“新還民”、“步侯還民”等詞,其意義學界存有爭論。本人曾對各家觀點進行梳理,對將“還民”解釋為身份性名詞的觀點進行了再次論證。[1]拙文雖多方證明,但是並沒有新的材料予以支撐,以致於還有學者對此存有疑慮。前不久,《長沙走馬樓三國吳簡 竹簡》(柒)由文物出版社出版。[2]該卷吳簡中也有不少關於“還民”的資料。其中有數條資料是前五卷吳簡未曾見到的,且對於理解“還民”的意義很有幫助。在此先羅列如下:
  簡1:其一戶步侯還民                    柒·1862
  簡2:二年羸還民限米八十六斛……  柒·2821
  簡3:年尫羸還民限米十一斛六        柒·3297
  此3條關於“還民”的資料,在《竹簡》壹、貳、叁、肆中都未曾出現過。“步侯還民”一詞雖在《竹簡》壹、叁中出現過,但都是“入”米、“其”米這樣的賦稅記錄,未曾出現簡1這樣的記載。就簡1的記載格式看,其應該屬於戶籍類的簿籍。
  與簡1相類似的記載,吳簡中多次出現,如:
  簡4:其一戶州吏                       貳·2049
  簡5:·其一戶郡卒下品                貳·3304
  簡6:其二戶郡醫師                   貳·2115
  簡7:其二戶縣吏品                 貳·3307
  簡8:·其二戶方遠州吏□              貳·4458
  簡9:·其三戶給州吏                    貳·2674
  簡10:·其四戶郡縣卒                   貳·2298
  簡11:·其五戶尪羸老頓貧窮女戶         貳·1705
  簡12:其五戶□郡縣吏下品              貳·2338
  簡13:其六戶窮獨女戶下品              貳·557
  簡14:·其六戶方遠州吏下品          貳·4804
  簡15:·其七戶尪羸老頓貧窮女戶       貳·2036
  簡16:其八戶縣吏Z                  貳·2634 
  簡17:其九戶給郡縣吏  ……          貳·1570
  簡18:其十七戶新占民戶              貳·3198
  簡4—簡18這15枚吳簡中的“州吏”、“郡卒”、“郡醫師”、“縣吏”、“方遠州吏”、“給州吏”、“郡縣卒”、“尪羸老頓貧窮女戶”、“郡縣吏”、“給郡縣吏”、“新占民戶”等,無不是表示吏民身份的名詞。那麼,與其記錄格式相似的簡1“其一戶步侯還民”中的“步侯還民”,也應當是一個身份性名詞。
  簡2、簡3中“還民”之前多了“尫羸”一詞。“尫羸”從其字意和簡11、簡15的記錄看,應該是針對民戶身體瘦弱而言的。那麼,“尫羸”這樣一個形容詞修辭的“還民”,理解為身份性名詞似乎更合理一些。
  吳簡中某些竹簡中“還民”、“新還民”的意義確實不好理解。如:
  簡19:入都鄉還民所貸嘉禾元年稅米一斛七嘉禾三年月九日唐丘男子閣李嵩付倉吏黃諱潘慮受                        柒·105
  簡20:入新還民嘉禾元年米五             柒·1519
  簡21:入新還民嘉禾元年限米七斛              柒·2192
  此3簡所記為“入”米記錄,都跟“還民”、“新還民”有關。就此3簡所見,其既可以理解為“還民”、“新還民”的入米記錄,也可以理解為“歸還的或新歸還的民限米”的記錄。不過,就吳簡記錄來看,租稅記錄一般都要記錄交納人的身份甚至姓名。如果簡19—簡21理解為“歸還的或新歸還的民限米的記錄”的話,則缺乏還米者的身份。當然也可能是省略了身份。但是肆·1178載有“領黃龍三年將軍步騭所還民限米一百八十六斛”,將軍步騭歸還民限米都記錄了其身份姓名,簡19—簡21至少也應該記錄入米者的身份。將與“還民”、“新還民”相關的簡19—簡21解釋為“歸還的或新歸還的民限米的記錄”,將導致入米者身份記錄的缺失。這種不符合吳簡簿籍記錄慣例的解釋,應該謹慎對待。
  吳簡中本就存在很多民歸還米的記錄,如:
  簡22:入民還二年所貸嘉禾元年租米四斛 ?            壹·1150
  簡23:入民還二年所貸嘉禾元年□七十六斛三斗四升   壹·1176
  簡24:其十一斛還二年所貸?                        壹·1347
  簡25:右民還黃龍三年所貸米□百卅三斛三斗?        壹·1645
  簡26:其廿六斛民還黃龍元年佃吏限米                  壹·2017
  簡27:入黃龍三年民還貸食黃龍元年租米六斛六斗        壹·3130
  此類民還米的記錄,在《竹簡》壹、貳、叁、肆、柒中多次出現。既然有“民還”的記錄,爲什麽又出現“還民”這樣的記錄呢?或許“還民”為“民還”的誤寫。但是尚沒有證據支持這種假設。此外還有“新還民”的存在。目前吳簡只見到“民還”,還未見到“新民還”這樣的記錄。如果“還民”為“民還”的誤寫,那麼“新還民”又作何解釋呢?“新還民”的存在,提醒我們將“還民”視為“民還”誤寫的推測可能是暫不住腳的。
  關於“步侯還民”,竹簡壹、叁有過記錄。爲了說明問題,我們再次引用幾條如下:
  簡28:右西鄉入步侯還民一斛四斗 ?                           壹·1532
  簡29:入鄉嘉禾二年步侯還民限米一?                      壹·1556
  簡30:右諸鄉[入][步][侯][還][民][限][米][十][斛]?          壹·1564
  簡31:入西鄉嘉禾元年步侯還民限米二斛胄畢?嘉禾三年正    三·6175
  此4枚簡按鄉統計入米情況。一般而言,吳簡中的鄉多是租稅繳納者居住所在地,具有明顯的地理屬性。如果我們將“步侯還民限米”理解為“步侯歸還其所借貸的民限米”時,就意味著步侯既屬於西鄉,又屬於都鄉,還屬於諸鄉。這種解釋是難以理解的。如果認為步侯還民是一種身份,是隸屬於步侯的還民,那麼他們分佈於西鄉、西鄉等地方則是完全可能的。
  考慮到“步侯還民限米”按鄉統計的情況,以及《竹簡》(柒)新公佈的關於“步侯還民”、“尪羸還民”的竹簡記錄,我們現在可以確認“還民”是一個身份性名詞,而不是“歸還民限米”的意思。
   
  本文受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走馬樓吳簡與孫吳縣政研究”(13AZS009)資助。
   

(編者按:本文收稿時間爲2014年4月8日20:46。)


[1]參見拙著:《吳簡中“還民”問題再討論》,簡帛網,2013年11月13日,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1951。
[2]長沙簡牘博物館、中國文物遺產研究院、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故宮研究院古文獻研究所 走馬樓簡牘整理組編:《長沙走馬樓三國吳簡 竹簡》(柒),文物出版社,2013年。
© Copyright 2005-2021 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