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懸泉漢簡《市藥記》零札
作者:方勇  發布時間:2021-11-20
(吉林外國語大學)
(首發)

  
  《懸泉漢簡(貳)》一書新近出版,小文僅對其中的《市藥記》簡文進行淺陋研究,請學界批評指正!
  《市藥記》釋文如下:【1】
  烏喙   遠職   封葉   澤昔   削石      樤
  椒     橐吾   桂     勺藥   石南草    分豬    膏一斗及藥臼易馬刀
  II90DXT01122:14
  牛膝    卑絜     伏令
  半夏                              II90DXT01122:42B+72B
  按,其中的“遠職”當為“遠志”,其中“職”上古音爲章母職部,“志”字為章母之部,二者聲母相通,韻部陰入對轉,故可相通。“遠志”常見於秦漢醫藥簡牘中。
   “封叶”之“封”疑讀爲“葑”,《說文解字·艸部》:“葑,須从”。段玉裁注引《坊記》云:“葑,蔓菁也,陳宋之間謂之葑。”《本草綱目》引藏器曰∶“蕪菁,北人名蔓荊。今並汾、河朔間燒食其根,呼為蕪根,猶是蕪菁之號。蕪菁,南北之通稱也。塞北、河西種者,名九英蔓荊,亦曰九英菘。根葉長大而味不美,人以為軍糧。”引禹錫曰∶“《爾雅》云∶‘須, 蕪。’《詩·谷風》云∶‘采葑采菲。毛萇注云∶葑,須也。’孫炎云∶‘須,一名葑蓯。’《禮·坊記》注云∶‘葑,蔓荊也。陳、宋之間謂之葑。’”简文“葑叶”即指蕪菁叶。《本草綱目》記載其主治:“利五臟,輕身益氣,可長食之(《別錄》)。常食通中,令人肥健(蘇頌)。消食,下氣治嗽,止消渴,去心腹冷痛,及熱毒風腫,乳癰妒乳寒熱(孟詵)。”【2】
  “澤昔”當讀爲“澤瀉”,“昔”字上古音爲心母鐸部,“瀉”爲心母魚部,二者聲母同,韻部陰入對轉。其在武威漢代醫學簡和馬王堆帛書《養生方》中作“澤舃”,在傳世典籍中還作“水瀉”“芒瀉”“鹄瀉”“澤典”“及瀉”“禹孫”等别名。【3】
  “削石”即“消石”,又見於武威漢代醫簡。“樤”,作模糊照片里的一群猫 描述已自动生成形,明顯應隸定爲“卡通人物 低可信度描述已自动生成”形,可讀爲“條”,《爾雅·釋木》:“柚,條。”郭璞注:“似橙實酢,生江南。”《埤雅·釋木》:“柚似橙而大于橘……一名條。《秦風》所謂‘有條’即指此。”一説指山榎,即山楸。《詩經·秦風·終南》:“有條有梅。”鄭玄箋:“條,音同槄,山榎也。”《本草綱目》載“柚”:“主治:消食,解酒毒,治飲酒人口氣,去腸胃中惡氣,療妊婦不思食口淡。”《本草綱目》載“榎”之木白皮及葉皆可入藥。不知道簡文究竟是指“柚”還是“榎”。
  “橐吾”一名,又見於武威漢代醫簡“治久咳逆上氣湯方”中,且“款東(冬)”與“橐吾”同時出現,武威漢代醫簡整理小組指出,簡文中款冬、橐吾各一升,與文中所記載的“凡十物”之數量相符,應為二物。【4】款冬、橐吾為兩種不同藥物,《神農本草經》謂款冬“主咳逆上氣,善喘,喉痹,諸驚癇,寒熱邪氣。一名橐吾。”《太平禦覽》引“橐吾”作“橐石”。【5】可見,“橐石”應是款冬的别名。據《本草質問》載,獨腳蓮別名為“橐吾”。【6】張顯成先生指出,橐吾即鬼臼,又名八角烏。
  另據《中藥大辭典》載:
  蓮蓬草:橐吾、獨腳蓮(《質問本草》),荷葉術、荷葉三七、巖紅、獨足蓮(《浙江民間常用草藥》)、八角烏、馬蹄當歸、一葉蓮(《全國中草藥匯編》)。為菊科大吳風草屬植物大吳風草的全草。功能主治:清熱解毒,止血,消腫。主治感冒,流感,咽喉腫痛,咳嗽咯血,便血,尿血,月經不調,乳癰,瘰癧,癰癤腫毒,疔瘡濕疹,跌打損傷,蛇咬傷。【7】
  按,上面所引“橐吾” 為蓮蓬草的意見可从,其功能主治感冒。
  “石南草”又見於敦煌漢簡1996號簡及2004號簡中。【8】
  “分豬”一名,我們懷疑其讀爲“鼢鼠”,“分”讀爲“鼢”,自無問題。“鼠”和“豬”上古音皆爲鱼部,一個是書母,一個是端母,二者字音關係密切,且从“予“得聲的字和从“者”、从“鼠”得聲的字皆可通假,【9】可証“豬”可讀爲“鼠”。“分(鼢)豬(鼠)”見於馬王堆帛書《五十二病方》。
  “藥臼”即指搗藥的用具。“易”即指“蜴”,見於《五十二病方》中,指守宫。
  “馬刀”即指馬蛤,又名“齊蛤、蜌、蠯、單姥、图片包含 钟表 描述已自动生成岸”。李時珍曰:“馬刀似蚌而小,形狹而長。其類甚多,長短大小,厚薄斜正,雖有不同,而性味功用,大抵一樣。”
  “卑絜”應指“萆薢”,“卑”讀爲“萆”應無問題。“絜”古音爲見母月部,“薢”爲見母支部,《說文》:“絜,麻一耑也。从糸㓞聲。”《說文》:“㓞,巧㓞也。从刀丯聲。”“薢”是从解得聲的字,典籍中有从“解”得聲漢字與从“丯”得聲的漢字通假例子。故“絜”可讀爲“薢”。“萆薢”又名“卑芵”“卑蒵”“稗薢”。
      “伏令”即“茯苓”。也作“服零”“伏霝”“備图片包含 男人, 盘子, 街道, 骑 描述已自动生成”諸名。
  綜上,我們簡單對簡文進行了考釋,簡文是非常詳實的古代藥物買賣的文書,對於我們了解古代中藥學的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附記:本文蒙肖從禮先生審閱,謹此致謝!
  
  註釋:
  【1】甘肅簡牘博物館、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編:《懸泉漢簡(貳)》,中西書局,2021年,第538頁。
  【2】李時珍編纂,劉衡如、劉山永校註:《本草綱目》(第四版),華夏出版社2011年,第1082頁。下引同,不另註。
  【3】張顯成:《簡帛藥名研究》,西南師範大學出版社,1997年,第184頁。下引同,不另注。
  【4】甘肅省博物館、武威縣文化館合編:《武威漢代醫簡》,文物出版社,1975年,釋文註釋第13頁。
  【5】馬繼興主編:《神農本草經輯註》,人民衛生出版社,2013年,第174頁。
  【6】吳繼志著:《質問本草》,中州出版社,1984年,第268頁。
  【7】南京中醫藥大學編著:《中藥大辭典(第二版)》下册,2014年,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第2502-2503頁。
  【8】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編:《敦煌漢簡》,中華書局,1991年。
  【9】张儒、劉毓慶著:《漢字通用聲素研究》,山西古籍出版社,2001年,第351頁。下引此書同,不另注。
  
  (編者按:本文收稿時間爲2021年11月19日21:50。)

© Copyright 2005-2021 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版權所有